| 网站首页 | 下载中心 | 雁过留声 | 电子入门 | 电子制作 | 家电影音 | 卫星电视 | 电子网址 | 电子资料 | 
Google
 
您现在的位置: 电子爱好者 >> 卫星电视 >> 卫视初哥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我的广播电视情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我的广播电视情
作者:imefan    文章来源:杨建荣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11-13    

  千古江山,古今日月,见证了华夏儿女几千年的峥嵘岁月,自古长江东逝水,谱写出一曲曲千古绝唱,描绘出一幅幅慷慨激昂历史画卷。翻开新中国崭新的一页,自己与共和国风雨兼程40余年来,在这充满回忆硕果的金秋九月,回眸自己走过的这段风雨历程,思绪万千,往事尤新,历历在目。虽然没有豪情壮举的诗篇,更没有英雄叱咤风云的场景,但是,这段并不耀眼的人生足迹,一步一步地承载着自己的人生轨迹,是我半个人生的广播电视情缘,是基层广播电视部门的历史缩影。承载着新中国40余年来广播电视事业的发展历程。

  1966年的春天,我出生在一个四面环山,松涛阵阵的彝家小山村。从记事的那天起,全村不到100人,大部份都住在低矮的茅草房里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归的传统农村生活,晚上一家人围着火塘歇息一天的疲劳,唠唠家常琐事,不时到别家串串门,这也许就叫农村的文化生活。唯一的照明设备是一盏自制的煤油灯,光线暗淡但却温馨。没有电,家中唯一的“家电”是一个手电筒。偶到他乡,看到过收音机,它会说话,感到很好奇,对这个不可思议的“小盒子”充满遐想,那可是大户人家的高档家用电器。不时看上一场电影《地道战》,也要穷追不舍,直到电影队走得很远才肯罢休。电视机?没听说过,更不用说看电视机啥样子。全村人还过着人背马驼的日子,碾米要到2公里外的水磨坊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少年,村里通了电,在15瓦“明亮”的白炽灯光陪伴下,我先后在大队(村委会)小学、附中毕业了。1983年我以优秀的成绩——254分的“高分”被红河州民族师范学校弥勒分校录取了。

  在学校里,我终于看到了电视机,是木板做的壳,里面“装着”人,看得不是那么清楚,脸上“蚂蚁”老是在爬。老师跟我们经常说:“你们是弥勒县第一届正规的普通师范学生,要好好学习,将来做一名合格的山区人民小学老师,为全县山区人民的教育事业作贡献,培养出更多更好的技术人才”。在中师读书的三年时间里,国家为了我县山区人民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,不惜重金培养我们这些未来的山区人民教师,每人每月发给15.5元伙食补助费和16.5公斤的粮补助或等量的粮票,保证了我们的基本生活开支。不知好歹的山区来的放牛娃,课余时间不时想起家乡的美景,父老乡亲在田野上耕耘的画面,心中荡起思乡之情,泪水潸然而下。时光荏苒,光阴似箭,不知不觉,三年光阴偷偷地溜走了,我以优异的成绩走完最后一道全日制学习的门槛——中师毕业了。

  1986年8月我分配到家乡的附设中学任教,主要教授《物理》、《数学》。昔日自己的老师变成同事,农民的儿子,能吃苦耐劳,心情舒畅,干劲十足,教学成绩自我感觉不错。我特别对电子技术感兴趣,工作之余找一些旧的电子产品翻腾,把它们拆了装,装了又拆,有的修好,有的修得更坏。后来,用自己积攒了几个月的工资,买了一台收录机。收音机收不到调频信号,调幅信号不是很好,经常“跳”台。多少个日日夜夜,是在邓丽君的《美酒加咖啡》和广播电台的节目陪伴下,唱着“再过20年,我们再相会,伟大的祖国……”度过的。随着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的不断深化,农民的钱包慢慢地鼓了起来,家用电器悄悄地步入农家小院。最多的要数收录机,姑娘出嫁了,陪嫁品也少不了收录机,一个小伙子如果手提收录机,穿条喇叭裤,发型像费翔,那叫时髦。坏的收录机也不少,他们知道我是修理“高手”,经常有人请我去为他们无偿服务,当然少不了“酒肉”款待。学校旁边有一农户,买回了一台18寸“大”彩电,这可是村子里的第一台彩电,由于他家所处的地理位置原因,很难收到电视节目。于是叫我去帮忙,我根据当地电视节目接收情况,让其用钢筋按尺寸自制一架7频道五单元的接收天线,经过认真调整,多方定位,勉强可以收到中央1套电视节目,仔细一看节目,电视剧《霍元甲》。

  1988年9月,由于自己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上级把我调到镇政府所在地的“教育管理委员会”任《理科》教学研究员。当地人民群众看电视也相当困难,记得当时一群人守着一台电视机看《星星知我心》时,电视机有一个“怪毛病”,随时要有“专人”调整笨重而又危险的室外接收天线,才可以收到节目。好险、好累、看电视好难啊。

  1989年9月,中央为解决全国乡镇政府所在的人民群众听广播看电视难的问题,国家实施了广播电视“331”(三米的天线、3W的发射机、转播一套节目)工程。当时在镇政府三楼顶上安装接收、发射设备的时候,他们(上级领导)叫我去帮忙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卫星接收天线和电视发射设备的尊容。

  同年10月,县上的一纸红头文件,又把我调到当地镇广播站从事相关工作,原来叫我去帮忙是有“目的”的。在广播站的主要工作是值守电视发射设备,共转发三套电视节目:中央一套,中央二套和云南贵州、新疆三省区按不同时段合租的一个卫星转发器转的一套节目。因政府自筹部份资金作补充,所以发射机功率改成10W,转播三套节目。信号基本覆盖镇政府所在地的小坝区。用室外天线基本可以收看到这三套电视节目。黄昏降临,劳作一天的人们为了消除疲劳,一家人或几家人围在一台电视机旁,一直看到电视屏幕上出现“晚安”(中央电视节目一般到晚上12点结束)才肯罢休。我的工作比当教师轻松多了,每天上午8点开机到次日凌晨零点电视节目播完才关机,每天面对嗡嗡的机器,眼睛盯着电视机看个够。监视器(电视机)是一台听说是当年“增百致富”时,县政府奖的18寸彩电,由于收不到信号,尘封了多年后,这次终于派上用场了。电视剧《渴望》、《宋氏三姐妹》、《上海一家人》……不知看了多少遍,特别是杨澜主持的“正大综艺”节目,每期都少不了。同时也阅读了大量相关书籍,学到了不少相关知识。如:我国1940年12月30日创建“延安新华广播电台”及现在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前身;1958年5月1日我国建立了第一座电视台“北京电视台”,也就是现在中央电视台的前身;试验播出黑白电视节目,同年9月正式开播,每天播出3小时,当时全国只有几十台黑白电视机;1985年我国开始利

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文章录入:imefan    责任编辑:ImEfa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广播电视卫星抗干扰技术及应…
    卫星广播电视服务仍是亚洲地…
    广播电视无线传输覆盖网管理…
    广播电视设施保护条例
    广播电视管理条例